简体版 | 繁体版 | 收藏本站 | 设为主页 
站内搜索:
      [空气质量报告]
新闻动态
图片新闻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 政务调研  
拯救记忆深处的村落
重庆市秀山自治县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 xs.cq.gov.cn 2015年8月5日 15时21分 来源:县政府办、县城乡建委
 

 

 

 

 

 

 

5

 

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2015716

 

 

拯救记忆深处的村落

——浅析我县传统村落保护之路

 

县政府办、县城乡建委

 

2013年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要体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依托现有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作为承载乡愁的传统村落,如何在新型城镇化的浪潮中走出路子?县政府办和城乡建委组成调研组,深入我县清溪场大寨村、里仁南庄村、钟灵陈家坝、海洋岩院村,就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进行调研。

一、传统村落是宝贵财富

传统村落,原名古村落,是指民国以前建村,保留了较大的历史沿革,即建筑环境、建筑风貌、村落选址未有大的变动,具有独特民俗民风,虽经历久远年代,但至今仍为人们服务的村落。我县地处武陵山腹地,传统村落数量众多,分布稀广,多建于明清和民国初年,虽然形成较晚,但衍变过程复杂,蕴含着不可替代的历史价值、弥足珍贵的文化价值和极具潜力的经济价值。

从历史价值看:传统村落承载着秀山上百年的历史,是维系我们这块土地传统文化的情感纽带。2013年,本土网站秀山在线推出《秀山村寨印象》专栏,栏目通过图片、文字记录了县内30余个村寨,对秀山建县前后及建县以来的历史人文脉络作了梳理,对秀山土司制治理制度的渊源及所发展起来的农耕文明作了挖掘,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只要静下心来深入研究,便可发现其兴衰的背后蕴藏了大量经济社会变迁信息。因此,保护传统村落,无疑是保护秀山独特的农业社会文明史。

从文化价值看:传统村落也是文化遗产,撮箕口、四合院、吊脚楼、龙门等独具特色的土家民居建筑和祠堂、风雨桥等历史建筑,包括寨墙、青石板路,展现了能工巧匠的高超技艺和建筑美学。同时,花灯、土家摆手舞、龙灯、苗王节、花烛、竹编等民间艺术及民族技艺,展示了土家族、苗族文化的迷人魅力。此外,传统村落布局体现了顺应自然环境、中华文化天人合一的观念,留存着神龛布置、祭祖仪式、民间说唱等活态遗产。这些历史文化与民族文化的资源积淀,越往后越显其珍贵价值。

从经济价值看:我县传统村落多是青山绿水环抱,森林覆盖率均在50%以上。利用其丰富的乡土文化元素和生态环境,发展乡村旅游极具开发潜力,洪安镇边城村、梅江镇民族村正在积极探索。同时,洪安猛董村大沟组、钟灵凯堡村陈家坝茶叶生产历史悠久,近千亩茶叶基地环绕村落,洪安“猛茶”、钟灵“平邑茶”、海洋“尖山茶”早在清末民初就以口含铜钱而化驰名周边,被当时列为“贡茶”。此外,梅江民族村“苗绣”已小有名气。总之,传统村落与乡村旅游、休闲农业结合大有可为。

目前,我县已有8个村落入选《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全国2555个,重庆63个);29个村落入选《“十二五”时期全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保护与发展名录》(全国1000个,重庆68个,我县重复1个,实际28个)。已经实施项目8个(见下表)。

全县村落申报入选及投入情况

序号

村落名称

申报入选情况

投入情况(万元)

备注

中国传统

村落

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

城乡建委

民宗委

01

清溪场镇大寨村

 

550

 

02

清溪场镇两河村

 

 

 

 

03

清溪场镇八一村

 

 

 

 

04

溶溪镇回星村

 

 

 

 

05

官庄镇鸳鸯村

 

 

 

 

06

龙池镇帅家村

 

 

 

 

07

石堤镇水坝村

 

 

 

 

08

洪安镇边城村

 

 

 

 

09

洪安镇猛董村大沟组

 

100

100

 

10

洪安镇兴田沟村

 

 

 

 

11

梅江镇民族村

100

153

 

12

梅江镇凯干村

 

 

 

 

13

膏田镇茅坡村

 

 

 

 

14

膏田镇高东村

 

 

 

 

15

膏田镇花尖村

 

 

 

 

16

膏田镇清水村

 

 

 

 

17

溪口镇黄杨扁担村

 

 

 

 

18

溪口镇苗龙村

 

 

 

 

19

妙泉镇刘家寨村

 

 

 

 

20

里仁镇南庄村

 

 

100

 

21

钟灵镇凯堡村

100

130

陈家坝

22

钟灵镇红砂村

 

 

 

 

23

钟灵镇云隘村

 

 

 

 

24

孝溪乡中心村

 

 

 

 

25

孝溪乡上屯村

 

 

 

 

26

海洋乡岩院村

 

200

 

27

海洋乡芭茅村

 

 

 

 

28

大溪乡丰联村

 

 

 

 

29

大溪乡前进村

 

 

 

 

30

大溪乡丰胡村

 

 

 

 

31

岑溪乡贵阳村

 

 

 

 

32

岑溪乡两河口村

 

 

 

 

33

雅江镇雅江居委会

 

 

 

150

 

34

溪口镇茶元坪村

 

 

 

100

 

合计

 

 

 

300

1483

 

注:目前,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中央专项资金尚未下达,城乡建委投入300万元均以农民新村市级示范点资金下达。此外,民宗委实施的雅江镇雅江居委会、溪口镇茶元坪村两个村落正在申报“十三五”时期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

二、渐行渐远的传统村落

然而,我们这些上百年农耕时代祖先生存的基本单元,正在遭受着人文的革新与变迁,传统村落渐行渐远。

——自然性消亡。一些散落在相对偏僻、贫困落后的地区村落,受生存条件的制约和国家扶贫搬迁政策的实施,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向村外搬迁,一些以木质结构为主的房屋长期空置,自然损毁和老化现象严重,一些民间民俗文化濒临消亡,不少民间艺术后继乏人,村落处于自生自灭状态。如海洋岩院村,随着大量农村人口进城务工,村子处于“老龄化、空巢化”状态。

——自主性毁损。一些区位条件相对较好的村落,村民由于乡愁情结舍不得搬迁,寻求就地改善住房条件,而农村长期实行“旧房宅基不拆,新房地基不批”的用地政策,迫使村民在原址上“拆旧建新”、“弃旧建新”,乡土建筑遭到“自主自建性破坏”,导致现在村落中木房中夹着土房,土房中夹着砖房。同时,近几年部分房屋被复垦,大大地降低了传统村落的价值。

——保护性破坏。随着古村、古镇、古街旅游开发的兴起,传统村落保护开发迎来春天。但受认识误区和政绩观念影响,对传统村落的认识停留在旅游开发上,片面追求经济价值,而对其历史、科学、社会、艺术等价值知之甚少,“重开发利用,轻保护管理”现象相当普遍,一些具有重要价值的乡土建筑因开发不善遭到损毁,走上文化遗产“加速折旧”、“文化变异”之路。

与此同时,受观念认识、保护机制、投入力度等影响,传统村落的保护还力不从心,或者偏离主题,加剧传统村落的消亡。

事实的确触目惊心。相关数据表明,2000年,我国拥有360万个自然村,到2010年,已减少到270万个,10年间消失了约90万个村庄。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也显示,颇具历史、民族、地域文化和建筑艺术研究价值的传统村落,2004年总数为9707个,至2010年仅存5709个,平均每年递减7.3%,每天消亡1.6个传统村落,可以看到,传统村落保护迫在眉睫!

三、留住乡愁不再是期待

传统村落渐行渐远,让我们欣慰的是,国家对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问题越来越重视,2012年春,住建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启动传统村落调查,截至2014年,已有三批2555个村落纳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中央财政首次针对传统村落保护拨付资金,计划用3年时间投入超过100亿元推动传统村落保护,投入7亿元用于传统村落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冯骥才曾感叹:“每座古村落都是一部厚重的书,不能没等我们去认真翻阅,就让这些古村落在城镇化的大潮中消失不见。”我们认为,要把握六个原则,将这些珍贵的传统村落完整地交给子孙后代。

(一)规划是保护的首要工作目前,34个村落中,只有海洋岩院村、洪安边城村、梅江民族村、钟灵陈家坝4个村落完成保护规划,清溪场大寨村、膏田茅坡村2个村落正在实施。当务之急是要高起点、有特色、规范化编制村落保护利用规划。

因地制宜、分级分类推进规划编制。对清溪场大寨村等民居分布较多、乡土建筑价值较高、自然生态环境较好的村落,侧重后期开发功能扩展,合理划定核心保护区和建设控制区,核心保护区的改建、扩建、室外装修要严格限制,建设控制区要严格保存传统村落原有肌理,限定建筑风格、高度、密度、色彩等控制指标。对里仁南庄村等规模较小、乡土建筑价值不高的村落,侧重改善村民生活居住环境,结合村庄整治、农村危房改造、灾害避险等编制建设规划,统筹推进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

规划要坚持“历史真实性、风貌完整性、生活延续性”的原则,不一定需要大手笔,关键是要管用。要组织规划人员实地走访,杜绝规划脱离实际的照搬照套、简单复制。在具体的规划中,要要从细节着手,对每一幢房屋、每一条巷道、每一种陈设都要精心设计,不是处处都用青石板,不是每处都要水泥路,尽量原滋原味保留当地特色,体现天人合一思想、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二)千村一面不是传统村落近年来,各地在古村、古镇的保护开发中,过于讲究风貌千篇一律、千村一面,让传统村落失去了原本具有的乡土气息和民族风味。当前,要整体把握,尊重乡野环境,提炼土地文化,修旧如旧,杜绝粗劣模仿

调研发现,我县传统村落的房屋修缮存在缺憾,一方面,里仁南庄村、钟灵凯堡村陈家坝使用专项资金对房屋(包括偏房等)进行了全面修缮,包装过度,人工痕迹十分明显;另一方面,海洋岩院村通过危房改造政策仅对房屋主体进行修缮,没有修缮偏房等构件。两种修缮因为资金渠道走了两个极端。我们认为,对房屋的修缮应该遵循完整性,即对房屋主体及构件进行完整性修补即可,保留土家族民居最真实的美感,不宜过度包装,将其重造为千篇一律的现代楼房。同时,要杜绝大拆大建,禁止没有依据的重建和仿制,节约改造成本。此外,在选材、选型和设计上,尽量保留乡村原有自然生态,达到“虽由人作,宛自天开”。

入户便道、防火设施……,一物一景都影响着调研组对村落的印象,海洋岩院村沿着田埂串联住户之间的青石板路,清溪场大寨村、钟灵凯堡村陈家坝现代化石材的便道,都给我们不伦不类的感觉,相比之下,里仁南庄村使用本地乱石铺成的便道,唤起了我们对乡愁的几分记忆。我们认为,在村落的保护中,要注重细节,改造材质不一定要高大上,要就地取材,突出“土”的味道,不能把村落都搞成“伪现代化”。相反,我们应该重视而恰恰忽略的是:改造老化电线,增添消防设施,消除安全隐患。

(三)环境是村落保护的短板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是农村居民的新期待,也是保护传统村落、建设美丽乡村的短板。

漫步在钟灵凯堡村陈家坝、海洋岩院村的石板路上,破败的猪圈、暴露的旱厕、随处可见的畜禽粪便、迎面扑来的阵阵怪味,都与眼前修缮一新的房屋、整齐规范的便道极不协调。如何解决畜禽养殖污染问题,是当前传统村落保护亟待解决的问题,也会成为传统村落能否实现蝶变的关键因素。一方面,要积极发展特色产业,帮助群众增加增收途径,引导群众放弃畜禽养殖;另一发面,在村民不愿放弃传统养殖的情况下,要规范畜禽养殖,对养殖场所进行隐蔽处理(如在圈舍周围布置藤类植物进行遮挡),落实防臭措施,严格实行畜禽养殖规模限养规定。同时,因地制宜发展规模化沼气和户用沼气,规范畜禽养殖污染排放。

古树、小桥、流水、人家……,记忆总是那么美好。然后,随着现代生活产生越来越多的白色垃圾和污水,这一切早已面目全非。调研发现,除了钟灵凯堡村陈家坝因为位于钟灵水库饮用水源源头,得到较好保护之外,其余村落的河流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让我们深感痛惜。守住青山、绿水、家园,是我们共同的期待。要着力保护村落生态资源,挂牌保护古树,维护好具有地方特色的自然景观。要加快村落旱厕改造和简易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减少污水直排现象,同步推进河道综合治理,提高水体自我净化能力,实现河道、池塘、水沟无积存垃圾,让村落的小溪、小河都能清澈见底。要加强农业面源污染治理,推行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引导鼓励源头分类、就地减量。要引导群众养成良好的习惯,生产工具和生活材料不能乱堆、衣物不能随处晾晒。

(四)文化是村落最大的魅力传统村落是一个活的机体,包含着历史记忆、宗族传衍、俚语方言、乡约乡规、生产方式等,是农耕文明留下的重要遗产。村落,因为文化而精彩!因此,不仅要保护乡土建筑和历史景观,还要保护精神文化内涵。

留住乡愁、记住乡愁,那么乡愁究竟是什么?我们认为,乡土文化和农耕文明的记忆就是乡愁,也是秀山传统村落的魅力。在传统村落里,石磨、铧口、靶子、镰刀、锄头、扁担、水桶等生产工具和扫把、火盆、篾刀、蓑衣、草鞋、斗笠、背篼、簸箕等生活用品,还有碾米机、榨油房等大型设备……,这些儿时的记忆,不需要太多装饰和做作,只要整齐地摆放在墙角、干净的挂置在墙上,就是一座反映几百年秀山农耕文明的“活的农耕博物馆”。如此的“接地气”,你还在期待什么?

当然,在秀山谈文化就离不开花灯和民歌,传统村落的文化挖掘也应当与花灯、民歌等传统艺术相结合。要鼓励在传统村落组建花灯歌舞表演队伍,注重差异化传承,原生态表演,力争将花灯戏、花灯二人转等不同的花灯形式予以呈现。要定期在传统村落内举办相关艺术比赛或节庆活动,既激发年轻一代的对民间艺术的兴趣,同时塑造村落内部艺术文化氛围。同时,要进一步挖掘、抢救、整理、研究传统村落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既作为遗产来保护,又作为资源来利用,提高传统村落价值。

(五)留住村民才是最终目的“留不住人”已经成为传统村落保护面临的难题。冯骥才认为,没有人住的村庄是没有生命的,对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利用应该是“活态”的,必须让人住在里面才能保持村落的生机和活力。是的,传统村落的保护不能违背社会发展规律,要加强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建设和产业培育,让村民尤其是年轻人愿意留、也能够留在村里。

要坚持实事求是,特色上宜农则农、宜居则居、宜游则游,规模上宜大则大、宜中则中、宜小则小,打造出一批鲜明特色的传统村落,使原住村民在村落内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收入不低于外出打工收入。有的村落适合避暑纳凉,有的村落适合摄影写生,有的村落美食可口,有的村落饰品漂亮……,适合发展乡村旅游。比如,钟灵凯堡村陈家坝可以推出避暑纳凉、生态垂钓和茶叶观光、采摘、加工体验;海洋岩院村可以推出摄影写生和水稻耕作、收割体验;梅江民族村可以推出苗绣制作体验;高山地区村落还可以推出蔬菜种植、采收体验。同时,要把握好保护和利用的平衡点,避免单纯商业化旅游过度开发带来的内涵破坏问题。

当然,不是所有的村落都适合乡村旅游,交通条件较差,缺乏特色资源的村落,比如洪安猛董村大沟组、里仁南庄村,就着重在保持村落的生机和活力的前期下,组织留守村民发展土鸡、生猪、山羊等生态养殖和竹编等传统技艺,提供绿色生态产品。

无论是乡村旅游,还是休闲农业,抑或生态养殖,都要把产业发展与农村电子商务结合起来,推行线下展示、线上销售,通过电商渠道,把传统村落独具特色的竹编、苗绣等手工艺品和茶叶、鸡蛋、腊肉等土特产品销售出去,增加村民收入。

(六)机制既要联动更要精准。查阅发现,2014年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认证单位由之前的住建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4部门扩充至7部门(增加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国家旅游局),可见,国家对传统村落的保护力度进一步加强。

目前,除了中央财政3年累计投入超过107亿元推动传统村落保护工作和传统村落文物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之外,我县还享有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保护与发展政策。同时,市级层面能使用到传统村落的政策还有:建设部门的危房改造政策,交通部门的农村公路通畅通达政策,农业部门的村社便道和农村畜禽污染治理政策,环保部门的农村环境集中连片整治政策,水务部门的中小河流治理政策等等。此外,我县还有农村环境综合治理政策等等。总体上看,涉及传统村落保护项目不缺、资金不愁。

然而,这些项目资金,每年均由主管部门以项目带帽下达,要求专款专项、审计时严格专项审计。实际操作之中,行业主管部门“专项资金僧多粥少,只要不进私人荷包,给谁都一样,谁关系好就给谁”观念严重,甚至成为“潜规则”,专项资金拨付具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带有较大的随意性,资金跑冒滴漏现象严重,使用效益不高。我们认为,各部门要摈弃部门主义,加大资金统筹使用力度。比如,打破传统村落保护各自为阵的局面,明确一个部门牵头“领唱”,相关部门齐心“合唱”,对全县梳理出来的村落进行全面摸底,综合价值分级分类制定保护方案,细化每个村落保护所需实施的具体项目、资金额度、资金渠道和施工标准,相关部门主动跟进实施,提升资金使用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但是,统筹不是“堆大户”、“搞盆景”,不能把所有资金集中到一个村落上,“一根骨头哄几条狗”,出现项目实施效果与累计投入不匹配的情况,造成资源浪费和资金流失。

同时,除了项目的整合和精准之外,各个部门实施的项目风格还应与整个村落的保护协调一致。比如,农业部门实施的社村便道建设,普通村落和传统村落、居住型传统村落和旅游型传统村落之间,建设标准、材质选择就应该有所区别。

传统村落保护,除了政府投入之外,还要调动农民群众、社会资本的积极性。要完善村规民约,引导村民参与村落保护,因为村民才是这些房屋的主人和受益者。同时,引导社会力量通过捐资捐赠、投资、入股、租赁等方式参与保护。

对传统村落的拯救,对美好乡愁的挽留,不是一场刻意乡愁的旅行,不是一场众声喧哗的做秀跟风,而是我们每个人从心底里尊重历史,传承文化,善待自然,不忘祖先,理解人伦,是现代中国对古中国的深深致敬——让传统优雅地活在当下。

(文稿由六楼微论坛第一课题组牵头撰写  指导:冉惠文,组长:杨明,执笔:肖邓)

 

 

 

主送:各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县政府各部门。

抄送:县纪委,县委办,人大办,政协办,法院,检察院,人武部。

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2015年7月16

 
 【纠错】 【打印】 【  】 【关闭
简体版 | RSS订阅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主办
地址:秀山县中和街道渝秀大道行政办公中心6楼0618室 邮编:409900
技术支持:重庆鼎网科技 渝ICP备:06003928号

渝公网安备 50024102500278号